小喵丿

不也挺好吗

符华上仙,法力无边!!!

(服装有参考)

【杨聪生贺19h】峨眉雪落无声息

来拖各位老师的后腿了!


很短。


杨聪生日快乐!!


       第三赛季的时候,刚出道的王杰希以变幻莫测的打法获得了极高的关注,以至于很少有三零一战队的刺客风景杀——杨聪的言论。

      

       杨聪并不是个张扬的人,他并不在意这一些。他和以往一样,该训练的时候训练,该复盘的时候复盘,只是因为要管理队里的一些事情,减少了休息的时间。他私底下和王杰希的关系很好,有时候还会到北京和王杰希一起喝喝茶什么的。


       杨聪喜欢喝绿茶,尤其是峨眉雪茗。他极喜爱这种生长在喀斯特地貌的茶。这种茶经历着雾凇和雨露,常常被覆盖与层层白雪之下,味道却愈发清新,仿佛雪带来的,不是无穷的困境,而是纯净与圣洁。


       “平淡一点也好,”杨聪这么说,“至少可以专心训练,安心生活,不用担心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随着许斌加入三零一战队,三零一有了新的战术。许斌有的是耐心,没过多久有了“磨王”的称号,在潮汐缠着对手的时候,潜伏在一旁——或是岩石后,或是丛林间的风景杀正好出来给对手一个迎头痛击。许斌性格犹如阳光,不是夏日炎阳,而是初春的一点淡淡的暖阳,温和,却又不失坚韧。


       和许斌配合的日子,对于杨聪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尽管三零一战队的战绩一直不算太拔尖,但也是季后赛的常驻队伍了。


       杨聪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和刚出道是不太一样了,或许是因为在游戏的操作上、甚至是在生活中都多了份理智和谨慎吧。


       许斌转会的时候,杨聪并没有太多的煽情。毕竟煽情本就不是杨聪的风格——刺客风景杀在他的手中从来都是果断的,不会犹豫不决,亦不会伤春感秋。而且许斌去的是微草,是杨聪的挚友,同期出道的王杰希带领的队伍,杨聪相信,许斌在微草也会有好的队友与他一同前行。


       只是在许斌离开后,三零一似乎到了瓶颈期,战绩一直在下滑甚至没有进入季后赛。有人说是杨聪的实力下降了,也有人说是因为三零一战队没有了以前的双核。


       这些言论对于杨聪来说当然不重要。夏休期的时候,他约了王杰希,去了北京。北京的胡同还是如刚出道那会儿那样。尽管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前,那儿也是这样子的,可对于第三赛季出道的那些人来说,似乎已经经历了很长的时间。


       他们坐在一间茶馆里。杨聪仍然钟情于峨眉雪茗淡淡的、又带着一丝丝苦涩味道,就如同时光慢了下来,而他们,在缓慢的时光里,品一壶岁月。


       职业联赛从来不会挽留任何人,杨聪很明白,王杰希也很明白,总有一天,他们都会离去,不留下一点痕迹,就如同峨眉山上的雪一样,轻轻地飘落,又悄然离去。


       若不能留下什么,就在今日的赛场上全力以赴吧。杨聪对自己说。


       第十赛季,当三零一战队迎来了英格兰的职业选手白庶。欧美的文化的确和国内的不太一样,当白庶接手潮汐的时候,杨聪发现,在白庶的手中,潮汐如同中古欧洲的骑士那般,与原来相比,更加大胆了。


       杨聪也改变了一些打法,开始使用“舍命一击”。这一招式会燃烧自己的血条。风景杀燃烧着的生命,就如同杨聪的职业生涯,减一,再减一;越是减,便战得越英勇。


       杨聪曾经说过,他是三零一的队长。这是他拼尽全力的原因,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再陪三零一战队走十年、二十年,但是,只要他还在役,就会尽力让三零一战队更好。


       杨聪退役的时候正是冬天。退役以后,杨聪去了峨眉山。冬季的峨眉山银装素裹,地上被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雪,树梢上挂起了雾凇,空气也好像凝固了一般。


       长期住在喧闹的城市之中,行于一座座高楼之间,如今来到山林,竟使杨聪产生了避世退隐的想法。在役的时候,他不曾停下来过,他的操作很细、很快,为的是他的团队与荣耀;如今,他的确该休息了。他还是喜欢峨眉雪茗,峨眉山也是为此而去。


       树叶间筛下了几缕阳光,带着一丝温暖,洒在雪地上。杨聪第一次注意到雪融化是的姿态:阳光看起来是那样温和,雪看起来是那样柔软,就这样静静的,渐渐地,雪水浸入了土壤里,没有带走任何事物。


       或许,对于雪来说,这已经做得足够了。对于自己来说,应该也为三零一做得足够了吧。杨聪想着,未来的三零一战队,一定会更好。


       他向着阳光,扬起了嘴角。


1121杨聪生贺企划!!!!

混在各位老师当中ing~

我会加油的!!


七月流莺(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我被限流的悲伤):

大家一起1121吃洋葱吗?


一起一层一层一层剥开聪哥的……




参与人员:


0h @七月流莺(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我被限流的悲伤) 


04h @叶叶死在墙头上 


05h @织言 


06h @战矛却邪 


07h @未眠人 


08h @扶柒 


09h @手速为零的某狐狸 


12h @恭喜数学喜提芬达狗命 


13h @支付宝V 


14h @一醉方休 


16h  @城堡冰山 


17h @收留风景 


18h @一寸相思/专心恋爱暂时停更 


19h @小喵丿 


20h@不二 


21h@焚烛 


22h @甜心书 


23h@枫尧




感谢各位的参与!!!!!!


活动tag:301洋葱养殖基地





啊……学习令人头秃

Carbonic Oxide:

重返日更选手之列
好吧都是水的

求个转发(拜托了路过这里的我的小祖宗们orz)
让更多人知道这种漂浮于数理化之上的沙雕幽灵∠( ᐛ 」∠)_


【魏无羡个人向】归来

乱葬岗。






这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地方。满地的尸骨,在阴云密布的天空的笼罩之下格外可怕,空气中漂着残缺的灵魂,,似乎在低声咆哮着,只有几枝发黑的竹子与几棵没有叶的树,树上偶尔停着几只哀唱的乌鸦。






魏无羡刚进入乱葬岗的时候,身上还带着伤。温狗的剑刺穿了他的小腹,那个伤口还淌着血,加上身上的伤,连挪动一步都很困难。





他在地上趴了很久,没有一点力气。鬼魏无羡并不喜欢那里。那一地的白骨,有的都碎得不成样了,魂魄却还在空气中苟延残喘着,像是在控诉着,又像是在咒骂着什么。





恍惚间,魏无羡仿佛看到了那一片莲池。那是他儿时的景象。他似乎看见了一抹紫色,是江澄的衣袍吧。那时,魏无羡常常拉着江澄去摘莲蓬。江澄嘴上说不去,却还是和魏无羡一同去了。





后来是云深不知处。“天子笑,分你一坛,就当没看见好不好!”那是他第一次同蓝忘机说话。那次,他们还在墙上打了起来,蓝忘机还陪他挨了板子。





魏无羡最终还是清醒了过来。如今他身受重伤,又没有金丹,再像以前那样修道是不可能的了。他望向四周,这个没有生机的地方,脑中却浮现了一个念头。





鬼道。





在姑苏求学的时候,魏无羡就有在思考这事。只是鬼道素来不被认可。但如今,还有别的选择么?魏无羡从来就不是个犹豫的人,况且,这乱葬岗倒是给他提供了足够的材料。





他一面用碎石的利口削下竹子,制成一把笛子,一面试图从那怨气里找出什么可利用的。





几日以后,他将削成的鬼笛取名为陈情,从腰带上扯下一条红穗子,系在末尾。他试着吹了一个音,地上的一具尸体便站立起来;再吹几个音,那尸体向前走了两步。





成动了!





这一日,乱葬岗中的乌鸦依旧唱着悲歌,风吹过叶时的沙沙声仍是阴森的。






不同于往日的即是,这一日的午夜钟声敲响时,夷陵老祖,归来。


【魏琛】术师背后

[魏老大生快!]

蓝雨战队夺冠的时候,魏琛正在G市一所小网吧的吸烟区吸着烟。



这是他离开蓝雨的第四年。离开前,当他看见那个手速仅有两百左右的少年连胜他三局的时候,他隐隐地感觉到,自己的时代要结束了。他离开的时候叼着烟,却没有像往日那般说粗话,只是谈淡地道了一句,未来,还是要给年轻人的啊。



离开后的第二天,魏琛到底还是耐不住,找来一张新的账号卡,登录了荣耀。他在名字一栏中输入“索克萨尔”,又删掉,犹豫半晌后,输入了“迎风布阵”。他在创建角色的时候扫描了自己真实的照片——反正都退役了。



他给迎风布阵的武器叫“死亡之手”,与索克萨尔的一样。魏琛承认自己是个怀旧的人,就算已经将索克萨尔的财号卡交给方世镜,看似洒脱地离开蓝雨。可他怎么可能放下蓝雨?又怎会忘却索克萨尔与荣耀?


在网游里,魏琛拉了一些人。就如当年,荣耀一区开服的时候,那时还没有职业联盟,魏琛和方世镜拉了大概二三十个人,到后来蓝溪阁创建,蓝雨战队也就成立了。



空积城外是魏琛荣耀最开始的地方。那时,魏琛操作的索克萨尔在荣耀里是出了名的不要脸。那天空积城外Boss刷新,魏琛在打Boss时很不巧地对上了一叶之秋和秋木苏。正处于弱势的时候,有人拉开了秋木苏的火力,一叶之秋的战矛也转变了方向。于是魏琛就这么拿下了这个Boss。那个人便是方世镜。这就是最初的蓝雨,魏琛最初的荣耀。



魏琛在网游里发现黄少天的才华以后,黄少天来了蓝雨青训营。那时蓝雨的当家角色是术师。那个时候,魏琛想过,如果让一个剑客来配合术师输出的话,或许能够提高战绩。后来就是喻文州的连胜。那时魏琛认为,让喻文州和黄少天配合,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吧。于是就有了现在,蓝雨著名的双核——剑与诅咒。


后来,魏琛看到了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叶秋退役的消息。可他没想到的是,真名叶修的“叶秋”在网游中四处抢怪,组建战队,准备从头再来。


“有想过复出吗。”在网游里,叶修问道。



复出?魏琛心中漾起丝波澜。不如,就再去拼一次吧。


收拾好行礼,前往H市,就让在术师背后的他,最后燃烧一次吧。

试着涂了小喵。
前几天和别人聊起圈名,突然想到我自己的圈名选自《假面黑桃Q》的女主角唐小喵。这部小说是我接触《意林小淑女》的看的第一个部小说,也可以算是入坑作了吧。
身为一个天蝎座的女孩子,我在唐小喵的身上看到了我自己:说话轻得像猫叫,柔柔的外表是自己的保护壳,喜欢猫咪……后来在生活中碰到了点事,那时候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像唐小喵那样独立坚强,我的圈名,也是这个意思。
到现在依然非常喜欢《意林小淑女》这份杂志,以后也会一直支持《意林小淑女》的~(๑Ő௰Ő๑)

百鸟与凤

       世人常道,万物有灵。年少时的白凤亦认为如此。白凤很喜欢鸟,他常常仰望着天空,看那鸟儿自由的影子,片片白羽飘落,或是落在他的发梢,或是落于他的指尖。


       那时的白凤才刚加入夜幕。他到底还是个善良的孩子,实在不愿意把刀刺向无辜的人,虽然那些人的确犯下了什么罪孽,可那些事与白凤几乎没有关系啊!夜幕•百鸟的杀手,都只不过是姬无夜的工具罢了。


       后来白凤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毕竟在夜幕不愁吃也不愁穿,总比在外面每天风餐露宿好的多。白凤的身边有一个叫墨鸦的人。是墨鸦把白凤带到夜幕的,墨鸦一直对白凤很好,至少有墨鸦在身边的时候,白凤总会感到很安全。


       那一天,姬无夜的雀阁里来了一位举止优雅的女子。她与曾经雀阁中的女人不太一样,别的女人的身上总是沾染着胭脂的味道,她却一身素雅的妆扮,只是插了一支别致的发簪。


       后来墨鸦告诉白凤,女子名唤弄玉。弄玉的手指总是在空气中轻轻拨动着什么,好像是在弹一张看不见的琴。


       还有一只小白鸽,总爱往雀阁上飞。白凤认识它,那是他和墨鸦救下的那只。弄玉似乎很关爱这只鸽子,小白鸽似乎也是去找弄玉的,总是在弄玉的手上停一会而,然后,在弄玉的注视中,飞向天空。


       为弄玉窃琴是白凤做了很久的决定。那张琴是白凤从紫兰轩取来的、只属于弄玉的琴。


       那张琴最终还是被发现了,在弄玉弹琴百鸟飞舞之后。


       后来,姬无夜大怒,命令墨鸦杀了白凤。墨鸦又怎么忍心啊?那时,白凤得知了弄玉刺客的真实身份。


       那一日,墨鸦从将军府的屋顶落下,再也没有飞起来。


       傍晚时分,弄玉的手在弹完一首心弦之曲后,缓缓垂落了。


       后来,韩国灭,从此流沙聚散。白凤听说流沙的创始人是韩国的九公子,后来九公子去了秦国,便再无音讯。不过那些都已经过是去式了,如今的流沙有的四天王分别是无双鬼,苍狼王,赤练女和白凤凰。


       其中赤练女是曾经韩国天真可爱的公主红莲,如今却已成蛇蝎美人,一身红衣,浑身都是剧毒。


       而白凤呢,当年弄玉的小白鸽已经长成了大白鸽,这只白鸽也许就是白凤这辈子仅剩的知己之一吧。墨家的那个小巨子曾问白凤为什么要一直带着一只鸟,白凤没有回答。有谁会注意到,那白衣人嘴角的那抹苦笑?


       往事,不提也罢。

——————————————————————————

(凤凤的宝鸽鸽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哈哈哈哈哈,同看过秦时和天九的我爸说是吃了激素或者受到核辐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喜欢的话欢(求)迎红心蓝手评论哦~谢谢啦♡